落落

王公子与狄大黑 30

踽踽独行:

第三十章 修罗难度,至高关隘


王元芳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狄仁杰已经坐在他家客厅的餐桌上了,一副如临大敌的备战表情,他顿时对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对方这个举动感到了后悔,“狄仁杰,你在干什么?”


狄仁杰的双手飞快在键盘上敲过,“找攻略。”


“你也需要什么攻略?”


“这个BOSS可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难的。”


“你玩游戏才几个月啊……”


“关系到终身大事。”


王元芳总算反应过来了,凑过去看,“你不觉得你发错了地方吗?”


《永徽》的游戏论坛里,一大早就被一个置顶加粗彩虹字色特效闪烁的贴子吸引了所有目光,标题是“【求助】要见家长了怎么办”,单看标题或许只是一个还算常见的游戏恋爱发展到真人见面的故事,但是发帖人的ID是狄大黑,这就足够激发玩家们无数的八卦热情了。


回复的类型分为好几种,首先第一种当然是坚定的认为狄大黑的对象是王公子的,回帖内容也就是“没想到狄大黑的速度这么快嘤嘤嘤”“加油王爸爸一定会喜欢你的么么哒”“王爸爸为什么不考虑我”“你们真的发展到了现实了啊”“爆照不杀”;接着第二种是以为狄大黑找了另外的妹子,就出现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楼上你不是天天不相信爱情吗”“狄大黑你敢和王公子分手我就悬赏你”,一大波人前赴后继的@王公子。


当然还有一些很熟悉的唯恐天下不乱的面孔。


比如某个叫童谣谣的说“卧槽大黑申请围观啊”,比如某个叫青扬婉兮淡定的跟了一个“围观+1”,比如某个叫高大少的说“卧槽王公子你爹可千万要撑住啊”,然后某个叫南泽的说“我觉得伯父不会好了”,比如某个叫请君入瓮的说“王公子你快先出个柜试试看反应”,然后某个叫为君歌舞的从字里行间就能看出来很严肃的说“许大少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王元芳说,“这种事情你应该直接问我。”


正在喝水的狄仁杰一口水喷出来,“元芳,你昨晚着凉了?”


王元芳想难道对方半夜来过,很警惕的说,“什么意思?”


“这种话不像你会说出来的啊?”


王元芳回了一趟房间又很快就出来了,带着一根拖把和一份半本书厚的文件,“我一想到要和我爸说什么,就觉得我说什么都不稀奇了。”


狄仁杰想象了一下王元芳和他跪在那个未知的王父面前的场景,也觉得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了,他拿起那本钉在一起文件,“这是什么?”


“我的简历。”


狄仁杰觉得他和王元芳都已经到了半公开的地步了,居然还要从对方的简历开始了解眼前这个人,可见网恋得来的爱情虽然也有着相当的基础,但是总归少了很多必要的认识过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王元芳的简历里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大小奖项宛如万天星辰,就差没有成功登月了,于是狄仁杰托着腮帮子从头又一口气扫到尾,“王公子当真人中龙凤,闪瞎人眼。”


王元芳正把拖把往桌底下伸,听到这话就转了方向对准了狄仁杰的椅子,“狄大神探是不是也要给我看看简历什么的?”


他知道狄仁杰身上有诸多的秘密,而且私家侦探想来也没有什么做简历的可能性,狄仁杰抬起双腿抱着膝盖,笑着说,“那我现在就写给王公子?”


王元芳没想到他说的这么干脆,“不用了,你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怕伤了你的自尊。”


狄仁杰抓住了他的手臂,把对方往自己身边拉了一点,“元芳,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王元芳把拖把一放,“我希望也能有你这样的心情。”


“我觉得我查攻略的方向错了。”


“组不了队,召唤不了宠物,你还想怎么办?”


“我应该问问你爸爸是个怎么样的人。”


王元芳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喜欢你。”


然后狄仁杰就环着王元芳来了个实实在在没省略一点步骤的深吻,吻到忘记了自己早上开门的时候忘记在内部锁上了,吻到没听到有人敲门,吻到没看到有人试探性的推门然后成功的进来了,吻到王元芳把脸砸在了他的下巴上。


狄仁杰觉得自己的下巴可能是要脱臼了,“这谁啊?”


王元芳很希望他的下巴就这么脱臼,“我爸。”


狄仁杰觉得自己的下巴真的脱臼了。


 


王佑仁到了这个年纪,最满意的两件事情一是事业有成,二就是他生了个怎么样都好的儿子。


就算不用父亲的眼光去看,他也觉得王元芳是个从来不用他操心的孩子,从小就冠着优等生的名号,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得有条不紊,小时候王元芳在他的身边的时候就是如此,即使高中毕业后儿子选择来了遥远的城市,他还是能从那座城市的老友口中听到儿子的消息。


而这次刚好他的工作要求出差到这座城市,他提前一天就打了电话通知王元芳,同时带上了很多同事家里小姑娘的亲切问候,当然他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反复回想起了他问王元芳现在的住处的时候,儿子那欲言又止的语气,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王佑仁还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做好了提前见儿媳妇的心理准备。


本来事实可以证明姜还是老的辣,不过他现在要被吓成辣条了。


王佑仁没想到他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他的儿媳妇,没想到他的儿媳妇的性别是男的,没想到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想到儿媳妇见到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死命托着下巴,所以他对这个儿媳妇的好感度目前是0。


王元芳去厨房里面倒水,王佑仁坐在沙发上,狄仁杰直挺挺的坐在他的对面。他横看竖看都觉得儿媳妇长得就算这么黑还是一表人才,内心给儿子的审美观点了一个赞,好感度立马提升了1,表面上还是一副怒发冲冠痛心疾首的表情,“你叫什么名字?”


“伯父你好,我叫狄仁杰。”


王佑仁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狄仁杰……狄知逊是你什么人?”


“是家父。”


“那看来你的确可以叫我一声伯父,我和你父亲以前当过十几年的同事,现在的交情也不浅。”王佑仁的表情稍稍有些松动,心里对儿媳妇的好感度提升了1,“你是芳儿的邻居?”


狄仁杰听到芳儿这个称呼之后忍不住瞥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然后快速移回了目光,“是啊,正对门,没想到这么巧。”


王佑仁觉得这个儿媳妇比儿子大几岁,想必也多多少少照拂过一个人背井离乡的王元芳一些,于是好感度又提升了1,“你现在在做什么?”


狄仁杰想那些书里和电视剧里说的真的分毫不差,这老丈人查起女婿来和他的本职工作也差不了多少,当然他没想到他在老丈人心里的定义是反过来的,“大学毕业之后做了私家侦探,好几年了。”


王佑仁本身有一层连王元芳都不知道的地下身份,所以并没有出现狄仁杰想像中的瞬间变脸的情况,相反神色变得更加缓和了一些,好感度接着提升了1,“你和芳儿是怎么认识的?”


狄仁杰决定实话实说,“打游戏认识的。”


没想到王佑仁居然哈哈笑了起来,好感度已经到了5,“芳儿的游戏也玩得很好吧?”


狄仁杰觉得自家老丈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揣测,“是,元芳在游戏里也很有名。”


“那就好,你不知道芳儿他从小就……”


于是等王元芳拿着茶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王佑仁滔滔不绝的讲着他以前的事情,狄仁杰看起来听得非常认真,实际上嘴角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大概是下巴的后遗症还没好,他直接坐到了王佑仁的旁边,“爸,你和狄仁杰说了什么?”


王佑仁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手,“你和小狄这件事情,我已经同意了百分之五了。”


王元芳当然不知道自家老爹心中好感度的标准,他只是两只手抓起了父亲的手臂开始摇晃了起来,“爸,这件事情你别管,我决定了会和你说,好不好?”


王佑仁一向很吃儿子这一套,但是在儿子出柜+见到儿媳妇的双重刺激下,他还是有着相当的保留,等到王元芳晃着他的头有点晕了,才慢条斯理的说,“这件事情我可不能不管。”


王元芳就抓住了不肯松,继续开始摇晃,“爸,我都是这么大的人了。”


王佑仁继续慢悠悠的发话,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你就算再大,这种事情也要和我商量过才行。”


“行不行啊爸……”


“我再看看……”


狄仁杰觉得他的下巴又掉了下来。



评论

热度(78)

  1. 初色.踽踽独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落落踽踽独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