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

【苏兰】《意外》18

碎碎九十三:

第十八章


 


养儿方知父母恩,百里屠苏自从有了这个娃娃算是把这句话摸了个透彻。


娃娃似乎很喜欢百里屠苏,自从满了月之后天天的扒在百里屠苏身上,别人抱一抱就要哭,没别的法子,只能百里屠苏这个爹事事亲力亲为。


方兰生本还有些不高兴娃娃只黏百里屠苏,后来看百里屠苏被折腾的面无人色也就释然了。


他本来就很怕孩子哭,即便是自己的孩子,哭闹起来也恨不得把他丢出去。他也曾经尝试用勺子喂过孩子奶,结果差点把孩子给呛死,自此丢给百里屠苏懒得管了。


再说了,他怀胎十月辛苦的不得了,也该让百里屠苏知道知道这种滋味。


临近过年方兰生休养的差不多,便准备下山去了,他也没什么要准备的,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就行了。


自从孩子生下来,方兰生感觉自己神清气爽极了,每天恨不得在院子里翻一百个跟头显摆自己身轻如燕,那些被限制的法术也应用自如,实在不能太开心。


“游儿游儿~~”方兰生抱着吃饱了乐开花的娃娃,用拨浪鼓逗他,攥着他的小胖手嘻嘻哈哈。


百里屠苏难得轻松,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带孩子这事可比以前斩妖除魔累多了。


“你明儿何时走?”百里屠苏倒了杯茶自己喝,看到方兰生放在桌边的包袱,问道。


“明早走,省的路上耽误了,晚上进不了城。”方兰生问他道:“可有什么要带的,我在城里买了带回来。”


“我倒没有,给游儿带些吧。”


方兰生捏了捏小娃肥嘟嘟的小脸:“游儿,想要爹给带点什么啊?带果果好不好?吃果果~”


小娃兀自吮着小手,也不知听懂没听懂,只是咯咯的笑。孩子满月了也长开了些,比刚生下皱巴巴的猴子样好看了不知多少,眉清目秀的依稀瞧得出些眉眼。


方兰生看着看着,突然抱起孩子咦了一声。


百里屠苏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坐过去问:“怎么了?”


“为什么他这么像你!?”方兰生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坐在身边的百里屠苏,发现怀里的这个居然活脱脱的就是小一号的百里屠苏!


虽然眉毛还淡淡的,但是看那走势分明就跟百里屠苏一样的,眼睛也好,鼻子也好,竟然没有一处是像自己的!


凭什么啊啊啊啊!!这孩子明明是长在自己肚子里的,凭啥一点都不像自己!?


百里屠苏还道是什么大事,搂住方兰生的腰道:“我儿子,自然是像我的。”


方兰生捣了他一肘子:“那也是我儿子,凭啥不像我!?”


百里屠苏心道这孩子长的像谁又不是我能控制的,他像我又不是我主张的,倒像是我故意的了。不过眼见见方兰生要炸毛,连忙先呼噜毛:“像啊,你看鼻子……”


“……”


“那眼睛……?”


“……”


百里屠苏没辙,只好道:“呃……他哭起来的时候挺像你的。”


这话说出来又挨了一肘子,方兰生不爽的把娃娃塞回他怀里:“去去去,带你儿子走远点,看着就生气!”


娃娃不知自己爹爹生哪门子气,抓住方兰生腰上的玉佩不撒手,朝嘴里啊呜啊呜的塞,啃得玉佩上全是口水。


方兰生总不能真的跟孩子生气,哭笑不得的戳了戳小娃娃的脸:“小馋猫,这是能吃的么?”


跟娃娃玩了一阵红玉来敲门,却是来抱游儿走的,方兰生有些莫名,孩子抱走以后他自己也被百里屠苏抱起来丢上床,才知这家伙打的是这个主意。


一夜纵欲的下场就是方兰生推迟了一天才回到家中。


他离家大半年,虽有书信报平安却迟迟无法交代自己为何离开,一回到家中就被三姐揪着耳朵训了半天,好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姐除了一通训斥外也做不了什么。


二姐夫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强撑着将生意七七八八的整理了,只等着他回来交付于他。临近年关最是忙碌,方兰生被拉去学习生意,一时忙的脚不沾地。


娘虽说常年不管事,他这般不争气的模样也惹的老人家不快,特别把他叫去苏州好生交代了一番,又气他擅自退了与孙家的亲事。


方兰生没办法,只好编了个在外娶亲生子的瞎话,只说那姑娘是外族,规矩与中原不同,不肯与他一同回来云云,待过年他再去一趟,看能不能把儿子要回来。


听闻他已在外有了儿子,家里的姐姐们都炸了锅,把他骂了个昏天黑地,主要批斗的就是他居然没能耐把孩子抱回来,实在无能云云。


如此一来,他说好要初四回天墉城,耽误的元宵节都结束了还没能回去。


百里屠苏起初还算耐心的在天墉城等,等到二月二龙都抬了头,还是连封信都没收到,可怜百里少侠活了十八年,头一回知道了啥是望穿秋水。


天墉城上过年也没什么特别庆祝的,不过山中许多弟子都是山下来的,新晋弟子耐不住寂寞,凑在一块庆祝,张灯结彩的也红火了一把。


风晴雪和襄铃不过这地上的节,好奇的留在天墉城跟百里屠苏等人一块过,开心的不行,照着规矩给小娃娃塞了红包,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长大。


紫胤真人也送了娃娃一块灵玉,可助他运转体内妖气,将那些力量快些收为己用。


有好友相伴,百里屠苏这个年过的不算寂寥,就是夜间睡醒抬手摸不到身边方兰生温热的身体,有些抓心挠肝的思念之情。


红玉见他神情恍惚模样,笑道:“公子若是实在想的慌,不若下山去找找人家,也好过在这痴痴的等不是?”


百里屠苏也想过,又有些犹豫,怕他这边刚下山方兰生又回来了,这一番折腾孩子交给谁带?老劳烦别人也是不好,况且这孩子晚上也爱哭,闹人的很。


紫胤真人曾跟他说过,孩子这般有天赋浪费了可惜,若是打小就在天墉城习武学道,将来必成大器。可是他一早就答应过方兰生,待孩子能抱下山了,就给他带回去由方家抚养,有些左右为难。


方兰生就算过年回来,过不了多久又要回家去,孩子一时半会却抱不走,他到底是呆在山上带娃娃,还是随着方兰生一同下山去?不当执剑长老之事也没机会跟师兄提……


唉,本以为孩子生出来就好了,却不想孩子生出来麻烦更多了。


方兰生这归期遥遥,拖到了三月都开春了还没回来,百里屠苏终是等不了了,将孩子暂切托付给红玉,御剑而行只用了半天就到了琴川,急吼吼的去敲方家的门。


方兰生却不在家,正是去了铺子中打理生意,百里屠苏着急见他,等不及他回来,问清了地方便自己赶过去了。


几个月不见方兰生在家里养的胖了一点,他有意抽了些时间练拳,身材倒是恢复了一些精干。


已是开春,小少爷穿了一身湛蓝新衣,站在铺子中跟伙计表情认真的交代着什么,挺拔俊俏的紧,颇有老板的架势。


“爷您来啦,今儿个想挑点什么?”小伙计见有客上门,连忙热络的迎上去,来者一身黑红劲装,气势很足,像个江湖人士。


方兰生见有客上门,忙从账目中抬头,却看到一个心心念念之人站在门口,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木头脸?你怎么跑过来了?”


小伙计一看是老板故人,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腾出来空给老板聊天。


方兰生拉着百里屠苏到了后堂,此时客人有点多,几个伙计都被支出去招待客人了。


见后堂无人,百里屠苏忍不住抱了抱数月未见的心上人,语气间不经意带上了一丝委屈:“你道初四回来。”


现下倒也是初四,不过是三月初四了。


方兰生也知这事是自己不对,不过家中烂摊子一堆,他总不好一直做甩手掌柜。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把游儿抛给百里屠苏一人照顾,也有些不厚道。


思及此方兰生不免有些愧疚,蹭了蹭百里屠苏的下巴,主动在百里屠苏唇上烙下一吻:“抱歉,这不是店里太忙了嘛……”


百里屠苏箍紧方兰生的腰,大大的回亲了一口,顾忌这人来人往的,叫人看到了不好。方兰生推着他让他回家去等,等自己忙完了立刻就回去,许诺他陪他吃晚饭。


这一忙又是忙的华灯初上,急匆匆赶回家中百里屠苏已等的歪在他床上睡去了,连方兰生进屋都不知道。


方兰生见他睡了,蹑手蹑脚的将手中托盘放在桌上,捏了被子轻轻的盖在百里屠苏身上。


百里屠苏睡着之时掩了眸子中的几分凌厉,端得俊俏,大姑娘小媳妇多看两眼就要脸红,若是没那么木,还不知要迷倒祸害多少良家妇女。


方兰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百里屠苏的脸,见他如此疲倦,今日定然是急急赶路而来,心中忍不住雀跃了一把。


盯着百里屠苏瞧了一会儿,方兰生又想到游儿,他这几个月没见到了,也不知长大了多少。


 


 



评论

热度(62)

  1. 落落碎碎九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