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

【少狄 狄芳】 长安柳并洛阳花 25

迷津:

25、


“七月半,打火镰儿,火镰花儿卖甜瓜。甜瓜苦,卖豆腐,豆腐烂,摊鸡蛋。鸡蛋鸡蛋磕磕,里面坐个哥哥,哥哥出来接鬼,里面坐个奶奶,奶奶出来烧香,里面坐个姑娘,姑娘出来串门,掉了脑袋回不来。” 


 


旋转的河灯,封闭的房间,接连不断的死亡。灯会之后狄仁杰和王元芳还没来得及感受彼此关系的转变,便被小镇上诡秘的命案耗去了大半精力。


 


史夫人房前,狄仁杰询问半蹲在门槛的王元芳,“有什么发现?”


王元芳正仔细寻找着,片刻抬头答他,“地上的脚印是假的,凶手根本没有离开。” 


狄仁杰点点头,他虽是问着,语气却很肯定,“和我想的一样,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方才提起的一个人。” 


王元芳思索了下,明白过来,“你说张天师?几个人都提到他,未免太巧合了。” 


“看样子我们还得去找屠县令,问问20年前的事。”狄仁杰将双手搁到脑后,笑嘻嘻的看着王元芳。


“又是我?”王元芳瞥了他一眼,佯装不满。


“这俗话说……”狄仁杰凑了上来,一手揽在他肩膀,“官大一级压死人。”


“那我怎么没压死你?”王元芳偏过头,手肘撞在腰间推开他。


 “谁说的,我早被你压住了。”狄仁杰没松手,厚着脸皮调笑。


王元芳有些尴尬的咳了声,停了下了动作,这本不是什么奇怪的话,只是如今关系不同,反而觉出些微妙来。狄仁杰也察觉到了,笑意愈发扩大,王元芳瞪了他一会儿,转身去找屠县令。


 


县衙内堂。


屠县令站在桌边,为难的看着王元芳与狄仁杰二人,“两位大人,并非我有意隐瞒,只是这镇子上大家都很避讳谈起张天师,留下来的线索也不多,在下也是三年前才调任到此,这些旧事……委实是不清楚。”


王元芳见他急的脸色泛红,满头大汗,心知他没有说谎,“你可找的到知情人?”


“这……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屠县令又摇了摇头,王元芳不免有些失望。


“那首童谣还有没有人会唱?”一直在旁边未出声的狄仁杰突然说道。


“有有,咱们镇上有位老祖宗,她一定会唱。”屠县令想了想,眼神一亮,总算找到了台阶。


众人随即跟着衙役赶去,那位老婆婆已有八旬,发色皆白。她拄着拐棍,眯起眼,将童谣完整唱了一遍,所有人都嗅到了一丝不祥的味道,这首童谣有三段,那么命案还会继续发生。


 


奔波调查了一天,两人回到童府已是晚上,匆匆吃了些饭食,又挤去王元芳的房里谈论案情直到亥时。狄仁杰原本厚着脸皮想留宿,却被王元芳无情的拒绝,只好提着灯笼自己回房。


 


日光灼灼,满园花香。


王元芳伸手挡了挡刺目的光线,这才发现身在自家院子里。怎么了?大约是做梦吧,他眨了眨眼却未醒来,便轻车熟路的朝室内走去。


“芳儿。”有女声轻轻唤他。


“姐姐?”他回过头,果然见到郦妃坐在窗格下笑眯眯看他,正如儿时一般,他也笑起来直言,“姐姐,你可回来了。”


“怎么还这样任性,像个小孩子。”郦妃朝他招了招手,王元芳想要过去,却发现迈不开步子。


“就来了。”他说道,可梦中的一切全不由控制。


“芳儿,我要走了。”郦妃依然微笑着,却转过身,朝另一边走去。


“你等等我。”眼看姐姐要走,王元芳着急起来,他一步跃下了台阶,却如何也追不上。


 


花色渐深,他们前后走着,等王元芳再度抬头,却发现周围已是两仪殿外的花园。郦妃停了下来,她回过头,神色似有忧愁,“别追了,你回去吧,自己小心些。”


王元芳不肯,几步赶到她面前,伸手去拉,却是一个趔趄,回过神,只有浓艳的繁花包围着他,再无人影。头顶上,宫殿檐角沉沉,遮去了大半的日光,像是荒野般空寂。


“姐姐?”他喊了几声,无人回应。


这个梦境莫名的令人不安,王元芳想要离开,却发现身边的花枝无端长高几分,交错的攀上了他的衣襟。他挥了扇子打开,脚踝又缠了藤蔓,红色的花朵扑面而来,几乎将人吞噬。




窒息般的实感,王元芳蜷起身体,终于从梦境中醒来。桌上灯火已灭,他伸手摸了摸后颈,有些汗湿。一时再睡不着,他起身推开房间的窗户,空气中有槐花的气味,夜色清澄。


莫非自己是离家久了才有此梦,王元芳自嘲的摇头笑笑,不由自主朝狄仁杰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房中也已熄了灯,安静沉稳,梦中的惊悸缓缓平息。王元芳支着下颌坐在窗边,夜风吹干了湿气,又有些睡意袭来。


 


清晨,天色才亮,狄仁杰便急忙去寻王元芳。他推门而入,却见王元芳倚着桌案睡着,不由皱眉,上前伸手去探他脸颊温度。


王元芳迷糊醒来,握了他手问道,“这么早?”


“二宝找到了一个人,他说张天师脚上长有六指。”狄仁杰答道。


“哦?你打算怎么做?”王元芳瞬间来了精神,他站起身,去寻了毛巾擦脸。


“去找人证实我的猜测。”狄仁杰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要是没人能证实呢?”


“那我们就只能半夜去打搅李浩轩的安宁了。”狄仁杰耸耸肩,有些可惜的说道。


王元芳放下了擦脸的毛巾,惊讶又无奈的看着狄仁杰,“非要这么干?”


狄仁杰同样支着手臂,坐在他方才的位置上,淡定答道,“没错,我怀疑李浩轩就是那个张天师。”


 


“少爷!我不敢挖……”二宝抱着铁锹站在一边,苦脸看还在土坟周围观察的狄仁杰和王元芳两人。


这一天和王元芳预计的一样,虽然他们询问了几个事件相关人,但没有一人可以回答关于六指的问题。他们略加考虑,还是带着工具来到了墓地,此刻已近子时,秋日的夜风确有些瘆人。


“王公子……”二宝又求助的看向王元芳。


王元芳闻声抬头,伸手招了招,示意二宝把铁锹给他。二宝心中一喜,赶忙朝他跑去,半途却被狄仁杰拦截,他顺手拿过铁锹说道,“灯笼。”


二宝举起了灯笼。


“不行,举高点。”


二宝踮起了脚。


王元芳瞥了两人一眼,懒得理睬,就着光线蹲下身去看棺材周围的泥土情况,“没有翻动的痕迹,看杂草生长的情况,应该没有人动过。”


狄仁杰手上不停,反问道,“他的夫人和孩子都在,坟上又怎么会杂草丛生?”


王元芳愣住,这一点确实不合常理,如果王夫人所说都是实话,又怎么会任由丈夫的坟墓如此荒芜。棺盖打开,狄仁杰伸手脱去李浩轩的鞋子,赫然可见六指白骨。


 


推测已被证实,剩下就是如何寻找证据和抓人,狄仁杰和王元芳略一商议,便决定趁夜去玄女庙中搜寻一番。他们三人刚一离开,原本藏在树上的两道黑影落了下来,正是玄武与精灵圣使二人。


“没想到右使真的已经死了……”女子看着重新掩好的坟墓,轻叹一声。


“主上寻了他那么多年,我们也一直以为他得了财物逃走……没想到竟是死在这样的小镇上。”玄武也有些唏嘘,转头又问身边女子,“既然右使已死,你可要回去禀报?”


“我自有任务,你还是去跟着他们吧。”精灵圣使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玄武挑了挑眉,早也习惯了主上这些亲信的傲慢态度,转头追着王元芳他们离开的方向而去。


 


玄女庙内,几人果然见到了神姬,但她并不愿合作,狄仁杰便差了二宝去叫上李婉青和童梦瑶一起来陪着,他明白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她,只要妥善的保护好,设下圈套,凶手必然会上钩就擒。


“元芳,我们四处看看这里有没有能证明李浩轩身份的东西。”狄仁杰说着,低头在桌上四处翻动。


“嗯,你看吧,我去后堂找找。”王元芳答道。


“有什么发现就叫我。”狄仁杰抬头看他,补了一句。


 


后堂比起前殿少了几分故弄玄虚的神秘,几条长桌上杂乱摆着物件,王元芳从左至右慢慢踱步看着,偶尔停下翻动,发现都是些操控小把戏的玩意。


 


咔嗒——


一声轻微的异响,王元芳循声走去,声音是从一张供桌和佛像后发出的,但这佛像分外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绕了过去,突然发现佛像与背后的墙壁之间有条缝隙,竟是条一人宽的暗道。


“狄……”他刚回头喊,却被暗道中伸出的手猛然一拽,站立不稳的跌入其中。


佛像轻微移动了几分,缝隙消失无踪。


玄武躲在梁上,正巧将这幕看在眼中。


 


“元芳?”狄仁杰听见声音时便抛下手里的物件赶了过来,但后堂空空荡荡,唯有夜风吹动白纱,不见人影。


“王元芳?”狄仁杰皱紧眉头打量四周,毫无打斗痕迹,按他的功夫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制住,莫非是发现什么人追去了?他想了想,几步跃出院外,看看左右,朝其中一边跑去。


 


房梁上,玄武见他离开,立刻跳了下来,他仔细端详佛像,随后按堂内的机关设计,伸手朝底座右下方摸去,果然有个凹陷的机关。佛像慢慢移开露出暗道,他矮身跳下,跟了进去。


 


王元芳已经不在方才跌下的地方,这里的地面离入口并不高,他跌入后立刻站了起来,只可惜眼睛并未适应黑暗,才让对方从眼前逃脱。他一路追着往前走,骇然发现这地下的暗道越走越宽阔,最后到了一方斗室之内,看着室中格局,王元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念,这里怎么像是一个祭坛?


 


想起之前几个案件都是狄仁杰无意间发现了宝藏与官银,他挑眉笑了笑,拾级而上,在黑暗中仔细搜寻起来。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王元芳揉了揉瞪得酸痛的眼睛,手中摸着一枚玄铁制成的物件。他对官制极熟,凭着形状就知道这是一枚兵符,这般只有将领才拥有的东西又怎么会流落于此?王元芳满心疑问,将兵符收入了腰间。


 


身后猛然风声袭来,王元芳一跃而起挥扇击去,却只见一阵白烟。他心道糟糕,迅速以袖捂住口鼻,可惜已晚了一步,视线逐渐模糊,最终摔倒在地。


 


玄武从暗处走出,在王元芳腰间摸了摸,取走了那枚兵符。他心道精灵圣使的任务多半也是取得兵符,而自己得来全不费工夫,幸运之神还是站在了左使这一边。


不过,此地无论是镇上的岔路,还是地宫都仿造屠龙堂而建,看来右使也曾有过脱离主上的念头。他想了想,取出精灵圣使交给他的令牌,塞回王元芳腰间,又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打开一处机括,背起他朝暗道外走去。


 


玄女庙内,狄仁杰和婉青、梦瑶几人已将想来刺杀秋烟的王夫人堵在了后堂,王夫人看着狄仁杰,一脸不可置信。


“你不是已经追出去找那个王元芳了?怎么会中途返回?”


“这么低劣的调虎离山计,我怎么会上当。”狄仁杰说道,他目光锐利的看着王夫人,神色严峻。


“这么说他们几个也跟出去找你,都是为了让我上当进来杀人,好被你们抓个现场?”王夫人问道。


“那是自然,小虎给我们留了暗号……”童梦瑶洋洋得意说起来,狄仁杰却打断了她。


“王元芳呢?”他问。


此话一出,几人都有些意外,李婉青低声问道,“怎么?王公子不是与你说好了离开的?”


狄仁杰摇了摇头。


王夫人见状,冷声笑道,“他在我手上,你们把秋烟交给我,我自然会放他出来,不然……”


 


“不然如何?”一道声音在她背后响起,王夫人大惊失色,转身想跑,却被那人轻松制服。


狄仁杰看着他,从方才就一直紧绷的神情蓦然松开,他说,“元芳,你来的真是时候。”


 


将王夫人送交县衙,又说了案情大概后,狄仁杰便将王元芳拖到一边,询问起失踪缘由来,“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开始都以为你是被调虎离山计引开的。”


王元芳答道,“我在后堂的佛像后面发现了一条密道,刚想叫你就被人拽了下去,想来应该就是王夫人。她知道李浩轩建造的这个祭坛,想借此劫持我们中的一个做人质。”


狄仁杰点点头,又笑,“可惜要困住你没那么简单。”


王元芳僵了僵,转开视线,“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当时我在暗道里中了迷药,等醒来已经在玄女庙的门外了。”


“哦?”狄仁杰有些意外,下意识的揉起了耳垂。


“别想了,我知道是谁。”王元芳见他动作,耸肩笑笑,“一路上跟踪我们,还会偷偷保证我的安全却不露面,除了我爹派来的人,还会有谁。”


 


还不等狄仁杰说话,王元芳就像岔开话题似得从腰间摸出一块铁制的物件递去,“说正事,我在暗道里发现了这个,你看可是兵符?”


狄仁杰接过,脸色瞬时凝重起来,他摇摇头说道,“不……这是我爹并州府尹的令牌……”


王元芳一惊,赶忙拿回来再看,手中的触感形状似乎都与之前有区别,难道是自己黑暗中看错了?他心中疑虑不定起来。


 


令牌有些陈旧,正面的两个篆体大字却清晰可辨。


并州。




—TBC—


Sorry啊停了好几天,张天师的案子真心卡死人,这章算是一笔带过吧,实在不太明白那个案子,就简短了,主要放点后边要用的梗,我要去长安安安啊~


至于出现的玄武这个人,就是鸢尾谷案件里的那个四个视觉系杀手之一,加了点他是左使王大人家臣的二设,来源是堕落谷时期王爹能知道他们的动向,肯定有人向他汇报吧。【嗯,就当是他吧,不要在意细节喂


郦妃的那段……一个月前什么的,你们懂的。【手动拜拜

评论

热度(126)

  1. 落落迷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