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

【少狄 狄芳】 长安柳并洛阳花 14

迷津:

14.


县衙内,堂前只站了三五个衙役,一个带毡帽的师爷坐在侧后,提笔书着案情,县太爷则在几人面前缓缓踱了几步,体格中等,态度亦是和气。


“几位少年英雄,方一入城就替我们除了几个恶贼,真是后生可畏啊。”他一把扇子在腹前轻扇,称赞道。


王元芳朝他回了一礼说,“县爷谬赞,我们只是略尽绵薄之力。”


他们这一路走来,似乎无意形成了惯例,凡是与官府相关时,出面的一定是他王元芳。


“这三个贼人,本官自会处置。小公子不骄不躁,恭敬有礼,日后必大有前途。”县太爷看着他,继续褒扬。


王元芳自幼听惯了夸赞,这般口头奉承颇觉无趣,又略一拱手准备告辞离开。


县爷看懂了他的意思,先是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不知诸位打算在城中何处游玩?”


这话客气却有些突兀,王元芳愣怔了一下,狄仁杰突然接口答道,“我们路过此地,停留几日休整后又要离开。”


县太爷松了口气,猛然惊觉收住,抬眼果然发现两人已有疑惑,斟酌了番解释道,“这城外的荒郊似有野兽出没,几位初来乍到,本官怕你们不明方向,误入了险地,故才有此一问。”


狄仁杰和王元芳迅速的交换了眼神,这县爷所说之地,恐怕就是他们刚准备一探究竟的明月镇。


“多谢县爷提醒,我们会注意的。”


最后回了一揖,几人离开县衙,狄仁杰看着显得有些清寂的衙内,心中却慢慢生出疑问。




“狄仁杰,你又在想什么呢?”王元芳在身侧用手肘撞他。


狄仁杰偏头看去,只一见他的眼神,便知道他也发现了些不寻常,嘴角一弯蹭了过去,“元芳兄,你有没有觉得方才那个县太爷的态度有点奇怪?”


王元芳不疑有他,见他靠的近,更觉得事情机密,点头答道,“确实,我们擒贼送官,可他看都没看那三个贼人,只把视线放在我们几个身上。”


“还有他最后的话,与其说是担心我们安危……不如说是试探我们是否知道明月镇。”说到此处,狄仁杰顿了顿,“又或者根本就是为了明月镇之事而来。”


王元芳本未想到,现下一经提醒,也觉出了异常,他笑笑,“看样子,打过明月镇主意的人,不止一两个。”


“我们可真是步步入迷啊。”狄仁杰夸张的叹了一声,伸手搭住王元芳肩膀。


 


走在前面的童梦瑶被这一声惊到,回头看了眼,脸色嫌弃,“你们两个走的拖拖拉拉,怎么比女人家的悄悄话还多。”


“谁悄悄话了!”王元芳一点就炸,啪的就把肩上挂着的狄仁杰给弹开了,“我们这是分析案情!”


童梦瑶吐了个鬼脸不理他们,回头去和李婉青继续聊天。王元芳有气无处撒,正巧身边的狄仁杰还在嘀嘀咕咕,“这人态度也不对,我们不过几个路人,他何必如此客气?”


“我怎么知道。”他没好气的答道。


“唔,我看……大概是元芳兄身上,天生带着的那股官家气。”两根手指胸前一戳,狄仁杰上下打量着评论。


王元芳当他又要以京城之时取笑,直瞪圆了眼睛看他,像是要戳出两个洞。


狄仁杰也不再说话,自顾自笑出一口白牙。




而他们离开后,那位表现无趣的县太爷快步走回内堂,取了笔写信,眼中已换上一片精明。他几笔写完,又细细封好,交给了跟在身边的师爷。


“你速去禀报堂主,说一切已准备妥当。”


“是。”师爷将信藏在袖中,又低声问道,“今天来的这几个人,如何处置?”


县爷摆手打断了他,“无妨,狄仁杰一行堂主已经知道,只怕这次还需要借他们之力……”


他笑了起来,庸而狡诈,今天堂上这一番表演,这几人对堕落谷的兴趣想必是越来越大,堂主真是神机妙算。他口中所称的堂主,正是屠龙堂的主人,据说武艺高强,又善使毒物控制人心,短短时间内募集了大批拥趸,他这小小六品县令,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但倘若事成,他便再不会是个县令。




京城长安,暮鼓响过三遍,一间翠竹环绕的偏僻屋子还未点上灯火。


狄知逊依然埋首在成堆的文卷中,自从皇帝李治暗中委托他调查李承道一事算起,时间已过去了一个月,线索纷杂,几无头绪。他有一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的牵扯,恐怕比他们预计的更大。


天色又暗了几分,他终于起身将风灯点燃,桌上也是案卷扎堆。一滴烛油滴下,落在卷侧,狄知逊伸手去抹,却见上面写着官银失窃几字。他想了想,伸手拿起了这份案卷,再次细细审阅起来。




夜色更深了,街上只有打更的更夫缓慢走着,白日里再人声鼎沸,现在也是一片沉寂。


一道黑影掠过树顶,落在了县衙的外墙上,他黑布蒙面,只是双目中流转的神采,与江湖人士大相径庭。


此人正是王元芳,他傍晚时分和狄仁杰推测起县令的意图和堕落谷来历,两人皆无参考,辩的难分胜负。到了晚上他突然灵机一动,只要看了县志,这些来历还不是手到擒来。他心中求胜,等时间过了三更,便穿上了夜行衣再探县衙。


衙内已落了灯,值夜的衙役也不见踪影,王元芳四处看了看,轻轻一跃落到院中,向惯放文书的西堂走去。若他此刻回头看一眼,会发现他刚才掠过的那根树枝又轻微摇晃了下,露出了另一道身影。


螳螂捕蝉,狄仁杰蹲在树上,看着院中的人走进西堂,随后薄纱窗上显出微弱的光线,默默腹诽,“行啊王公子,夜袭县衙还敢点灯。”


过了一盏茶时间,光线从右边移到了左边,狄仁杰坐在树杈上,揉了揉自己蹲麻的腿,开始感叹王元芳的运气。


他四下打量,突然发现一盏提灯从院后绕出,原来是这值夜的衙役偷懒小憩,现在又转了回来。


王元芳显然没有注意到屋外的动静,他终于从书架的最底层找到了那本县志,在黑布后弯起嘴角,他将那本县志塞入了腰间。




啪——


一颗石子打在窗框上的声音,王元芳下意识的吹熄蜡烛,伏低了身体。这时他才听见衙役的脚步声,慢慢从院中走过西堂,又向内走去。


又静候了片刻,他吁出一口气,悄悄打开门闪身出来。窗框下,是一颗小小的、绿色的树籽,多亏了你掉的及时,他朝着树籽偏头一笑,再度跃上墙头,消失在夜色里。


隔壁的窗户咯哒一响,狄仁杰立刻闭上眼细细听着,一阵悉悉索索后便再无动静。他这才掀了被子起身,将身上的外衣脱了,重新躺回床上,嘴里叨叨着,“长这么帅,就像个被人跟着的……”




静谧的衙内,此时在后堂也亮起了一盏灯,县爷坐在雕花木椅上慢慢翻着册子,竟也是一本县志。




—TBC—

评论

热度(103)

  1. 落落迷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