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

【少狄 狄芳】 长安柳并洛阳花 03

迷津:

03


大殿外,雨水细密的落在石阶上,发出哗哗的声响。一匹红鬃马喷着热气,顺从的让身边的侍卫将它牵离大殿门口。


 


王元芳站在雨中,手背轻掸外袍,心中暗叹惊马的烈性远远超过自己的预计。他抬头看向对面的狄仁杰,他神色平常,也正向自己看来,一些雨水从帽檐滴落。


 


他轻咳了一声,似乎想先说点什么。还未及想到,一个侍卫打着油纸伞急急跑来,将纸伞遮到了他头上。


“王公子,在下奉命送你回房间休息。”


“有劳。”王元芳微颔首谢过。


 


“你也跟着来。”侍卫回头看了眼狄仁杰,让他快些跟上。王元芳一愣,下意识的想指正,又觉察出不妥作罢,两人随着侍卫朝内苑走去。


 


寺院内客房简陋,几件寻常家当,一张方桌摆在中间,上头早有管事人备好的两碗姜汤,悠悠冒着热气。


 


王元芳一进屋便自然的伸手解了外袍挂在里间木架上,又嫌额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干脆统统向上捋起,紧了紧发冠固定。


 


“诶诶,王兄你这是要做什么?不是洗澡吧?你洗澡我可不好意思留着啊。”狄仁杰跟在他背后,问的一惊一乍。


“风干衣服。”王元芳答道,回头斜了他一眼。


 


狄仁杰也不在意,径自在桌前坐下,手指试了试姜汤碗侧温度,取了一碗饮尽。


“这要是我,就先喝热的,再去管那些衣服腰带。”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话?”王元芳讽刺道,“看你样子也不像淋雨就能病的。”


“没错,看你长这么帅,也不像会被马摔的。”狄仁杰搁下碗,不咸不淡的顶了回去。


 


“你……”王元芳一时郁闷,方才因为得了帮助而萌生的不适应感,此刻也已消散殆尽,他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能?要知道每年春秋两季,我都和尚元、子牧、大诚他们去城外打猎,制服一匹马,这种小事怎么能难倒我?”


 


狄仁杰单手托着下巴,一副我洗耳恭听的表情看着王元芳,雨水将他平日里的傲慢模样打乱了些许,反倒添了一股英气。又见他现下站在窗前摇着扇子反驳的样子,狄仁杰忍不住轻笑了声,他可没指望王大公子道谢,还是这么着吧。


 


“你干什么?”王元芳没说几句,就见狄仁杰端着托盘起身朝门外走。


 


“看你不喝,就让人撤了吧。”狄仁杰满面微笑,伸手拉开了门。


 


“等等!”王元芳猝不及防,伸手一摸外衣已干了大半,连忙重新套上。


 


有侍卫正守在房间不远处,听见狄仁杰的招呼立马赶了过来。


狄仁杰将托盘递给他,回头看了眼已经重新装束齐整的王元芳,嘴角一挑,说道,“这一碗劳烦再热一热。”


 


王元芳一噎,原本想要指摘的话又默默吞回了肚中。


狄仁杰关上门返回,偏头看了看王元芳的脸,突然道,“王兄,你这脸上怎么起了小红疹?”


 


“上火。”王元芳没好气的一合扇子,答道,“狄仁杰,今天这事我不想说感谢,以后一并还你。”


 


此时为了一张床怎么睡而抬杠的两人,都未曾料到在漫长岁月里,他们会变成彼此欠不完也还不尽的人。


 


 


哗啦——碎裂的陶器声,带着天王面具被杀死的将领,疯婆凄厉的笑声。


感业寺阴云密布,一场更大的山雨正要落下。


 


“朕命你二人仔细勘察,速破此案。”


 


“张大人,这夜里月黑风高,你赏的何处景致?现在最有嫌疑的就是你。”


 


等两人再回到屋中,王元芳略有些得意,扇柄敲了敲桌子。


“我说你不用这么沮丧吧?”


 


狄仁杰看了他一眼,脑中正将方才房间的画面一一重复,碎裂的陶罐,刀柄下的水渍,还有一剑毙命的伤口。


 


他缓缓捏着耳垂道,“京城四少?天真。”


王元芳眯起眼看他,问,“我说的有何不妥?”


狄仁杰朝他一摆手,转身朝门口走去,“还不知道,我去找证据了。”


 


他明白王元芳是有些推演头脑的,所以才更想把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和疏漏一点点查找,铺陈在他面前,敲一敲这傲气的边角。


 


我这也是被他激出来的,狄仁杰轻步走过回廊,毫无负担的想着。




—TBC—

评论

热度(119)